2019-05-26 19:38:24 亲,请 登录 或者 注册
新闻主页 国内新闻 国外新闻 民生资讯 社会动态 各地新闻 经济资讯 时证要闻
 
当前位置:: 瞬间新闻网 >> 时证要闻 >> 樊洋鞅故意伤害罪“零伤情”“零犯罪”无罪辩护辩护词 内容
樊洋鞅故意伤害罪“零伤情”“零犯罪”无罪辩护辩护词
来源:瞬间新闻网 时间:05-15   点击发表评论


樊洋鞅故意伤害罪“零伤情”“零犯罪”无罪辩护辩护词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我叫樊胜国,是被告人樊洋鞅父亲,依法给我儿子做无罪辩护。全面彻底摧毁侦查机关煞费苦心伪造创造的“伤情鉴定书”,变成“零伤情”,是本案成为“零犯罪”的关键。没有“零伤情”的决定性、根本性胜利,“零犯罪”在公诉案件、在景泰县、在当下难于上青天。“零伤情”编写在后面,自己认为最关键的放在了最后。本案是由个别侦查人员以私枉法、颠倒黑白、伪造证据而强加的。所以,案件引发的前因、事实真相必须正本清源。“零犯罪”编写在了前面。雁过留声,马走留踪。本辩护全部用侦查机关之矛、刺侦查机关之盾。事实真相和本案受理过程中的辛酸肮脏:(一)原告人黑社会团伙共三人,自驾车辆从景泰到兰州,于2015年11月1日晚在兰州海谊宾馆房间内,将我儿子殴打十分钟左右。随后,原告三人将我儿子从宾馆拉入他们所开车内,恐吓拉到高速公路上干掉。儿子为保命掏空身上1万元交给了他们。卢三人仍不满足,从他们卡里转一万七,逼迫我儿子打了三万的毛息借条。高利贷一个月利息三千,共打利息六、七个月,损失2万元。后我儿子借我三万元,把条子拿了回来。我方合计损失1+2+1.3=4.3万元。2年多来,我儿子樊洋鞅一直生活在原告人黑社会团伙,要干掉、杀掉的恐惧中,不敢报案。谁不怕黑社会?谁不怕死?以上滔天罪恶,有受伤照片、借条为证据。但是,侦查卷没有提交,反向证明侦查机关掩盖事实真相,无罪而追诉,有罪而包庇。(二)原告三人殴打、恐吓、抢劫1万、诈骗、逼迫我儿子打3万元高利贷借条的系列犯罪、持续犯罪、长期犯罪、黑恶犯罪的铁一样的事实,对我儿子身体、精神、经济和一生造成巨大伤害的铁一样的事实,起诉书的“因樊与卢曾有矛盾”,掩盖不了。特别提示:“曾有矛盾”,是侦查机关不作为,以2019.1.3移交函为证明。“曾有矛盾”成立,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6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根据《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29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对故意伤害他人致轻伤,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以及被害人伤情达不到轻伤的,应当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30条“对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殴打他人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行为,行为人的侵害行为系由被害人事前的过错行为引起的,可以依法调解处理”规定,“应当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可以依法调解处理”。所以,本案2018.5.24派出所受理的治安行政案件,依法合法,应当结案。(三)原告人滔天犯罪的前因,诱发了、引发了2018.5.23夜我儿子两人或者一人对黑社会分子的抗争行为。全部“犯罪事实”是两个人或者一个人打了一个黑社会,损伤后果是“粗制滥造的轻伤二级”。2018.5.23案发后,我儿子在6月12日前完成了道歉、赔偿6万元,和解谅解、自首,原被告双方都在盼望、等待结案。6万元,不是刑事案件的民事赔偿,民事赔偿也用不了6万元,刑事案件民事赔偿和派出所也没有关系。6万元是不作伤情鉴定、不追究刑事责任、在治安行政程序调解处理,我付出的代价、被敲诈的代价。这些以两件受案登记表作证明,刑事案件的民事赔偿和治安案件的赔偿不能混为一谈。侦查机关以私乱法,迟迟不予结案,继续迫害我儿子。半年后(2018年11月30日)把我儿子关押于高墙之内,追究刑事责任。前后两次,我儿子被黑社会敲诈了10.3万元。其中,本案侦查机关受理中被敲诈的6万元,是贷款,我现在每月还在还款。法制比惩处还重要的意义,在于教育全体人民礼让善良,在于化解矛盾构建和谐社会!本来和解谅解了的原告、被告,本来安居乐业的人民群众,在我们一些侦查人员的法制治理下,鸡飞狗跳、鸡犬不宁。本案是自首的、和解的、已经赔偿了的治安行政案件,一些侦查人员杂念太多,让多少人一年不得安宁。今天开庭后,还不可能安宁。景泰县的社会风气和治安环境一年比一年差,就是这些人、这样造成的!老子道德经中警示道:“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四)法定本案“轻伤二级”证据有效。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故意伤害轻伤,属于轻微刑事案件、属于刑事自诉案件。根据《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八条“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故意伤害(轻伤)案件,办案人员应当告知被害人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如果被害人要求公安机关处理的,公安机关应当受理”,根据谅解书“不要求作伤情鉴定、不追究刑事责任”证据,本案是第8条规定的“被害人不要求公安机关处理”,所以,不应当刑事公诉。自2018.6.12谅解书交到派出所后,受害人要求撤案,拒绝、躲避派出所执法,以2018.10.12立案通知单“电话告知卢有琦”为证明。受害人拒绝伤情鉴定,以伤情鉴定书载明临床检查未作为证明。2018.5.24,已经受理了行政案件,但不结案,老百姓叫“吃干饭的”。2018.6.12以后,原告不“不要求公安机关处理”,但立案,老百姓叫“吃饱了撑的”。滥用了国家公权、浪费了国家司法资源、损害了国家权力公信力。法定2018.10.12立案合法合理合情,从报案到立案4个多月139天,违法,害国家、害人民的毒瘤。再回头看7.23伤情鉴定,是侦查人员自己粗制滥造的“轻伤二级”,不是受害人“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以事实为根据,本辩护是“零犯罪”无罪辩护。以法律为准绳,本辩护是“零伤情”无罪辩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零犯罪”、“零伤情”的无罪辩护,其心其情已经超出了本案。我以此无罪辩护回报生我养我的景泰人民,我以此无罪辩护呼唤景泰县法制的春天,我为景泰人民鼓与呼。第一个大问题,本案在事实上是14个“零犯罪”。隐藏掩盖事实真相,是“零犯罪1”。黑白颠倒、黑白不分,是“零犯罪2”。强加的犯罪,是“零犯罪3”。伪造证据的犯罪,是“零犯罪4”。粗制滥造的伤情鉴定,是“零犯罪5”。大卸三块以凑罪、以够罪,是“零犯罪6”治安行政案件,是“零犯罪7”。保护黑恶势力,是“零犯罪8”,伤害全体人民感情,是“零犯罪9”。违背惩恶扬善法制原则,是“零犯罪10”。欺压善良百姓、无罪追诉,是“零犯罪11”。逼良为贼、逼上梁山,是“零犯罪12”正义对抗黑恶势力,是“零犯罪13”。强加恶势力犯罪,是“零犯罪14”1、治安行政案件,以2018.5.24侦查机关受案登记表“拟受理行政案件查处”为证明,是“零犯罪”。我儿子被黑社会一次又一次屠杀,是苦是痛是无奈是无助,假设第二人存在,则是义愤黑恶,主观犯意截然不同。这些不适当的心理和行为,这些过失的心理和行为,自然不是故意伤害,伤害的不是善良无辜。和受害人遇见的偶然性,自然没有共同犯意的提前联络,自然不是共同犯罪。2、掩盖恶势力滔天罪恶,掩盖事实真相,是“零犯罪”。本案2019.1.3移交函反向证明,包括动嘴、和黑社会讨个说法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了,扫黑除恶在我县侦查机关变成了欺压善良百姓。我理解的移交函向社会昭示道:无罪的我们早已经关押了,有罪的我们现在移交。从樊洋鞅受到黑社会屠杀到今天开庭3年多,除去假设存在的第二人对黑社会说了一声不,樊洋鞅再也没有遇见过公道!我们这些好人、正人君子、虚伪君子除去迫害、强加罪名外,或装聋作哑、或两耳不闻百姓疾苦,等等。不得已,以移交函打发了我。2019.1.3移交函太迟了!反向证明黑白不分、事实不清已经执行了拘留和逮捕,已经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6、第53、第80、第81条等规定,已经强加了犯罪。侦查卷没有查证结果,以“因樊与卢曾有矛盾”起诉(2019.3.14),移交函再次反向证明,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没有“忠实于事实真象”,“故意隐瞒事实真象”,强加了犯罪。总之,移交函太迟了,抓人太早了。移交函是越抹越黑、欲盖弥彰。3、人的法律保护黑社会、羊的法律保护狼,这样的犯罪,难以成立,是“零犯罪”。狼屠杀羊,给羊强加成犯罪,羊不答应。黑社会一次又一次欺压善良百姓,给善良百姓强加成犯罪,人民不答应。是“零犯罪”。4、正义、侠义、惩恶扬善是中国人骨髓中、文化中公认的美德大德!伤害全体人民感情的犯罪难以成立,是“零犯罪”。违背惩恶扬善法制原则的犯罪难以成立,是“零犯罪”。5、“白纸黑字”伪造证据,“红口白牙”强加犯罪,难以成立,是“零犯罪”。侦查机关2018.10.29在逃人员登记表“简要案情”伪造证据说:“樊洋鞅2018年5月23日23时许,将卢有琦打伤后逃匿”。与樊洋鞅2018年5月29日自首笔录、6月12日谅解书相互矛盾。在逃人员登记表,对本案行政案件不结案,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都是很好的反向证明。6、给我儿子、给本案强加恶势力犯罪,不能改变本案抗黑抗恶的客观真相。不能动摇我忠实于事实、忠诚于法律的决心。黑社会屠杀我儿子,又被侦查机关栽赃陷害、百般迫害,我决不会答应。给我儿子强加恶势力犯罪,我必然还你涉黑涉恶警察!我要用钢铁证据证明相关涉黑涉恶警察是本案中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我要用钢铁证据证明相关涉黑涉恶警察伪造证据、栽赃迫害我儿子。侦查机关拘留前、拘留后历时八个多月侦查证明樊洋鞅自降临人世以来,仅仅只有这一次所谓的“犯罪行为”。既然是“初犯”,实施三次以上的恶势力犯罪,和樊洋鞅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太简单明白的道理。庭前会议公诉人口头指控:“樊洋鞅参加了一次恶势力犯罪”,提出简要辩护。樊洋鞅参加了十次恶势力犯罪,还是初犯,还是和恶势力犯罪没有半毛钱关系。再比如,幼儿园老师有多个恶势力,也和小朋友没有关系。本案是否构成犯罪,尚未判决。“樊洋鞅参加了一次恶势力犯罪”无从谈起。迫不及待给樊洋鞅强加恶势力犯罪,得剁成三截,凑够三次够罪规定。庭前会议对是否存在第二人,在证据上提出了分歧。本辩护人是“零伤情”“零犯罪”无罪辩护,过去现在都不关心。但是,起诉书认定本案有两个人,认定樊洋鞅参加了一次恶势力犯罪。所以,必须对强加的恶势力犯罪,提出辩护。假设第二人恶势力犯罪成立,“樊洋鞅参加了一次恶势力犯罪”,似乎顺理成章。但是,本案只有一个恶势力。剁成两截、是两个。得剁成三截,本案三人以上成员的恶势力犯罪才是雏形。第二人,还得有两次大卸三块,或者有“三人以上成员共同实施犯罪三次以上”的证据。第二人恶势力犯罪千真万确成立,本案从人数上不够罪,距离“3人以上的恶势力犯罪”还有距离。用尽全部聪明,本案也是正义抗争黑社会、正义抗争恶势力。原告三人黑恶犯罪100年都掩盖不了。扩大十倍的大帽子欺压老百姓,本案客观真相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只会证明相关侦查人员、涉黑涉恶警察是变本加厉,毫无人性。相反,从樊洋鞅遭受黑社会长期迫害到今天,三年多了。包括国家机关,景泰县惩恶扬善、锄强扶弱的真君子、真丈夫,唯有这个无名氏一人耳!任何干扰都不能让我忘记“本案由原告三人黑恶犯罪引发”这个焦点。让我们再次请出移交函,让真正的黑社会、恶势力犯罪不要浑水摸鱼给溜掉!也给假设存在的第二人在本案的行为,正本清源。移交函明明白白写到“原告三人”、“涉嫌敲诈勒索犯罪”。是移交函证明了,本案是正义抗争黑恶势力。是移交函证明了,涉黑涉恶警察掩盖本案事实真相,颠倒黑白。是移交函证明了,涉黑涉恶警察包庇了本案黑恶势力。是移交函证明了,涉黑涉恶警察,是本案黑恶势力的保护桑本辩护人,要用后面的钢铁证据,当庭证明涉黑涉恶警察伪造证据、栽赃迫害我儿子。既然如此变本加厉,把危害社会、称霸地方、垄断市尝有钱有势等恶势力的大帽子扣在我儿子、扣在本案。本辩护人从本案以外以冷酷的事实和证据,证明我儿子他们不是恶势力,是受害者。自他们出生以来,景泰县基本不说人话、真话,是鬼话、假话。自他们出生以来,基本没有吃过五谷粮食,吃的是化肥农药生产的毒米毒面。自他们出生以来,从小学、初中到高中,零零碎碎一直在遭受社会上恶势力犯罪的欺凌。我儿子这一代是受害者。是我们这些正人君子,怀里抱着下一代、嘴里唱着迟来的爱。是我们这些正人君子,吃坏了党风、喝坏了胃。我儿子这一代是受害者。千不该、万不该,把我们这些正人君子对景泰县长期造成的各种危害,转嫁给刚刚入世的黄毛小儿。不能容忍一些涉黑涉恶警察继续危害社会了。本案掩盖事实真相、颠倒黑白,产生了巨大的负面效果。坦白从严,自首变成了逃犯。相信派出所,又赔钱、又坐牢。有天大的冤屈,也不能找派出所,吃人不吐骨头。不能在信派出所,小矛盾得给你搞成大案子、搞成恶势力,一年让你不能安宁,一生让你背黑锅。等等,社会危害性巨大。所以,“零犯罪”“零伤情”无罪辩护,已经超出了对我儿子的无罪辩护,是景泰县法制现状的需要,是景泰人民安居乐业的需要。第二个大问题,本案在证据上达不到轻伤的够罪标准。本辩护人对侦查机关的关键证据“该伤者失血性休克为轻伤二级”的伤情鉴定意见,提出7条“该伤者失血性休克、是零伤情”,过去、永远都是“零伤情”的无罪辩护意见。让钢铁一样的事实和证据,证明本案是侦查机关伪造证据、强加的犯罪,证明本案对被告人的栽赃迫害是丧心病狂。真七条,是侦查机关逼出来的,条条触目惊心,条条法制难容。1、第一个零伤情。本案伤情鉴定意见告知程序违法,不告知先抓人,非法无效证据,是“零伤情”。反向证明,强加犯罪是执法必严。对樊洋鞅拘留在先、告知伤情鉴定意见在后,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48条“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重新鉴定”的规定,无证据效力,是“零伤情”。公安机关2018年11月30日樊洋鞅询问笔录第1页,先宣布[2018]269号拘留证、并签字。拘留后、到了第6页,才告知。先拘留、后告知,拘留之时、也是伤情鉴定书失去合法性之时。已经拘留了,再告知10次、再拿来10件伤情鉴定,都是非法无效,都是欺压老百姓。樊洋鞅拘留证日期为2018年10月26日,也证明先抓人后告知。本案伤情鉴定意见,先告知了原告人、时间是2018年10月11日,相距78天,非法无效在次,间隔之久耐人寻味,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七味俱全。本案伤情鉴定书,属于行政案件程序的“依据医院诊断证明”的“伤情认定”。第97条规定,“诊断证明结论,书面告知原被告”,“五日内将鉴定意见复印件送达原被告”,侦查卷没有书面告知文书,我方父子到今天也没有见到这两份告知文书。违反了第97条,没有证据效力。作为父亲,到了法院审判阶段,我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伤情鉴定书。丑媳妇总得要见公婆!欺负草民百姓,告知程序应该简单。反向证明,强加犯罪是处心积虑、是做贼心虚,伤情鉴定见不得光。剥夺重新鉴定权利在次,剥夺人的生存权涉黑涉恶警察是丧心病狂。2、第二个零伤情。本案伤情鉴定日期和各个程序日期,都没有合法性、关联性、客观性,驴头不对马嘴,是无效证据,“是零伤情”。反向证明,强加犯罪,是步步艰难、左右都难。2018年5月24日公安机关“受案表”载明“拟受理行政案件查处”,铁定不结案、不转办的刑事案件查处合法合理合情。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本案有三个法定鉴定时机:“伤后即可进行鉴定”,是2018.5.24,入院日。“伤情稳定后进行鉴定”,是2018.6.9,出院日。“损伤90日后进行鉴定”,是2018.8.23以后。景泰县公安机关2018.6.27受理日和2018.7.23伤情鉴定日,都违反《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在中国法律范围,是“零伤情”。法定受理后七日内提出鉴定意见,本案是受理后26天才提出伤情鉴定意见。违法在次,煞费苦心、机关算尽表现的是淋漓尽致。6月12日交谅解书时的6万元赔偿,由刑事程序开始之日,性质变成了敲诈,是侦查人员勾结黑社会的敲诈!铁定10月12日立案的刑事案件合法合情合理。以没有合法性、客观性、不敢见人的伤情鉴定意见支撑,是强加犯罪。铁定7月23日伤情鉴定时间合法合理合情、客观真实,10月12日立案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10条规定、78天有案不立。以上反向证明,本案是治安行政案件,火车开到了高速公路,驴头对不上马嘴再次,翻车就在眼前。以上反向证明,以权乱法、强加犯罪,是步步艰难。脚踏国法、无法无天,涉黑涉恶警察暴露的是活灵活现。3、第三个零伤情。本案伤情鉴定书,没有原告活体材料,(伤情鉴定书中载明“临床检查未作”),没有合法性、客观性、真实性,是非法无效证据,“是零伤情”。轻伤,超出了依据医院诊断证明鉴定伤情的“限高”,是“零伤情”。反向证明,本案是治安行政案件,刑事案件是欲加之罪。没有活体材料,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18条“告知被害人到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伤情鉴定”,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32条“为了确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伤害情况或者生理状态,可以对人身进行检查”,是非法无效证据,“是零伤情”。医院、医生的职能在于治病救人,病历记录等都有主观因素,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有罪无罪、罪轻罪重就在这误差中。从实践看,误诊误断、医疗事故也常有发生。所以说,离开活体材料、仅仅依据医院诊断证明,鉴定“损伤当时伤情”,是人云亦云,从法律内外做不到客观、真实。离开活体材料,鉴定“损伤的后果”,华佗在世也没有如此神通。比如听力、视力、运动机能、神经机能等,到底损伤如何?不确实充分的伤情鉴定,是“零伤情”。《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89条规定“医院医生诊断证明,可以作为公安机关认定人身伤害程度的依据,但具有本规定第90条规定情形的除外”。第91条规定“对需要进行伤情鉴定的案件,被侵害人拒绝提供诊断证明或者拒绝进行伤情鉴定的,公安机关应当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并可以根据已认定的事实作出处理决定。经公安机关通知,被侵害人无正当理由未在公安机关确定的时间内作伤情鉴定的,视为拒绝鉴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本案伤情鉴定属于第89条公安机关“依据医院诊断证明”的“伤情认定意见”,适合于行政案件程序,早应该结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90条“人身伤害案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机关应当进行“伤情鉴定”:(一)受伤程度较重,可能构成轻伤以上伤害程度的”。可见,在行政案件程序,轻伤以上也必须有活体材料进行“伤情鉴定”。既然追究樊洋鞅刑事责任,应该有合法、客观的伤情鉴定意见。反向证明,伤情达不到够罪标准,是机关算劲是栽赃陷害,是强加犯罪。从没有活体材料、粗制滥造伤情鉴定意见看出,一些涉黑涉恶警察是贼胆包天。4、第四个零伤情。侦查机关“失血性休克为轻伤二级”的鉴定意见,在法典没有规定,也没有忠实于医院诊断证明“失血性休克(代偿期)”,是“零伤情”。反向证明,栽赃陷害、强加犯罪是煞费苦心。失血性休克中,以失血量不同而分度:Ⅰ度(代偿期),出血量小于750毫升,占人体血容量的15%以下。Ⅱ度(轻度),出血量小于1200毫升,占人体血容量的20%~30%。失血性休克(代偿期)<失血性休克(轻度)<(中度)<(重度)<(极重度)。代偿期如同气温的15、25、30度变化,人体都在调节代谢,以维持健康。在本案,原告人受伤了、流血了,人体自然会进行代谢调节,叫代偿期。本辩护人是动物科学、动物医学副教授,我们骟割公猪睾丸、母猪卵巢,出血很少。卫生纸随手可得,捂住伤口粗糙面立即止血,出血很少的。听完这些客观事实,出血失血多少大家也豁然明白了,故医院诊断证明是失血性休克(代偿期)。外伤处理的一般流程是清创、缝合、消炎,失血性休克不是“原发性损伤”。比如,原告是痰湿体质,或上楼喘气、或疲乏、或腹胀,也不是本案“原发性损伤”。好在诊断证明是失血性休克(代偿期),不然兽医非和人医讨个说法。失血性休克代偿期在健康范围。比如献血,对健康基本没有影响。相反,从中医说,因为失血,脾的生血造血功能提升,消化吸收功能随之提升。肝脏所藏的旧血释放了,新血补充了,新血当然更干净,利于养肝。卢有琦住院时说、屁多,对他当然是奢侈品。伤情鉴定受理后,法定7日内提出鉴定意见。伤情鉴定书载明受理日期是2018.6.27、鉴定日期是7.23,相距26天。反向说明,创造证据、强加犯罪确实花费了功夫,费尽了心机。上述废话,当作学生作业,汇报给参与侦查、鉴定的老师。《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2.4(f)法典为“各种损伤引起休克(轻度)为轻伤二级”,法典中没有“失血性休克为轻伤二级”规定法典中没有“失血性休克(轻度)为轻伤二级”规定法典中没有“失血性休克(代偿期)为轻伤二级”规定所以叫法典,神圣而不可篡改、修订、曲解,所有小动作都是枉费心机。所以说,失血性休克(包括轻度、代偿期)、都是“零伤情”。既然是依据医院诊断证明进行鉴定,“失血性休克(代偿期)”也神圣而不可篡改、修订、曲解。在代偿期、轻度上机关算尽,都徒劳无益。既然不依据法典,也不依据医生诊断证明,只能说是自我创造、自我制造、自我伪造,其鉴定意见当然是非法无效证据,是“零伤情”。鬼谷子说“口乃心之门户”,中医经典说“有诸内必形诸外”。从鉴定结论看出,这些涉黑涉恶警察有文化,肯动脑筋。从鉴定分析看出,这些涉黑涉恶鉴定人员无实事求是之心。其寻章摘句、罗织罪名的能力,虽然欠缺火候、但也不是三天五天能练成的。5、第五个零伤情。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的伤情鉴定的三条依据,失血性休克不能作为本案伤情鉴定依据,是“零伤情”。反向证明,栽赃陷害、强加犯罪的艰难艰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伤情鉴定的三条依据为:“以原发性损伤为鉴定依据的,应以损伤当时伤情为主”,“以损伤所致的并发症为主要鉴定依据的,在伤情稳定后进行鉴定”,“以容貌损害或者组织器官功能障碍作为鉴定依据的,应以损伤的后果为主”。在本案,原发性损伤有头皮裂伤、右臀部裂伤两处,失血性休克非原发性损伤,是“零伤情”。失血、出血是衍生的,变数很多、很大。纱布等及时止血的不同,到医院就诊时间的长短,等等,都影响失血量多少,不都是行为人的原因。依据“并发症、损伤的后果”两条依据进行鉴定,失血性休克代偿期、轻度,都早已经恢复,都是“零伤情”,包庇了行为人。所以:失血性休克不能作为本案伤情鉴定依据。失血性休克作为本案伤情鉴定依据,做不到客观、真实。反向证明,强加犯罪是煞费苦心、是机关算荆此情此景,念一首苏东坡诗词,嘲讽涉黑涉恶警察聪明过头了,太过聪明了。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6、第六个零伤情。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三个鉴定时机规定,“该伤者失血性休克、过去、将来都是零伤情”。反向证明,强加犯罪是艰难艰苦。伤情鉴定原则规定“以原发性损伤为主要鉴定依据的,伤后即可进行鉴定”。2018.5.24入院日,失血性休克、非原发性损伤,是“零伤情”。也所以,法典没有失血性休克伤情规定。“以损伤所致的并发症为主要鉴定依据的,在伤情稳定后进行鉴定”。2018.6.9出院日,失血性休克早已经恢复,是“零伤情”。鉴定原则规定“以容貌损害或者组织器官功能障碍为主要鉴定依据的,在损伤90日后进行鉴定”。2018.8.23以后,被害人在环游世界,失血性休克,是“零伤情”。2018.6.27受理日期、2018.7.23鉴定日期,失血性休克都早已经恢复成“零伤情”,都不是黄道吉日,是“零伤情”。以私乱法、强加犯罪,天天都是黑煞凶日!无罪而追诉,失血性休克,过去、永远都是“零伤情”。这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正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反向证明,创造、伪造证据,技术含量低,纸包不住火。以上揭露、控告和反向审判了相关涉黑涉恶侦查人员是“贼喊捉贼、贼证如山”。下面的第7条应该能够“一锤定音”,本案“零伤情”“零犯罪”无罪辩护成立,在景泰县无罪辩护也成立。下面的第7条应该能够“一锤定音”,本案侦查机关相关办案人员“栽赃陷害、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罪名成立。7、第七个零伤情。根据《全国人大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景泰县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的伤情鉴定意见,不分真假、不分黑白,在本案都是非法无效证据,是“零伤情”。反向证明,欺压百姓、强加犯罪,是执法必严。根据《全国人大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七条“侦查机关根据侦查工作的需要设立的鉴定机构,不得面向社会接受委托从事司法鉴定业务”,公安机关自侦自鉴的时代在2005.10.1日就结束了。根据《全国人大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三条“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主管全国鉴定人和鉴定机构的登记管理工作。省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依照本决定的规定,负责对鉴定人和鉴定机构的登记、名册编制和公告”。所以,有省司法厅审核登记的《司法鉴定许可证》、《司法鉴定人执业证》,“方可依法开展司法鉴定活动”。本案伤情鉴定机构、鉴定人都是由省公安厅发证,是非法无效证据。14年后的本案中,景泰县侦查机关用自侦自鉴的伤情鉴定书,栽赃迫害我儿子等两名被告人达一年之久,是丧心病狂。该鉴定中心成立以来,2005年10月1日以来,景泰县侦查机关相关办案人员和鉴定中心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就该付出多少代价。本辩护人,热爱生我养我的景泰人民,本辩护人痛恨一些侦查人员的枉法、霸道、贪婪。所以,本辩护人历时5个月完成了本无罪辩护。没有侦查机关一年来刻骨铭心的迫害,我不可能完成今天的“零犯罪”“零伤情”无罪辩护。没有今天的开庭,也没有本无罪辩护的诞生和当庭爆出。“无罪辩护的新七条”,“零伤情”的“真七条”,是景泰县侦查机关办案人员逼出来的!你要“逼良为贼”,我必须“捉贼捉脏”!你要逼上梁山,我必须当庭爆出。你实事求是,“零伤情”无罪辩护一辈子都不会问世!我无数次给公安机关情况反应,是徇私枉法包庇我儿子吗?我敬天爱人,我敬畏天地,作人本分而已。我儿子五个月的高墙之苦,我一年来的不得安宁,我们家10多万的血汗钱,非讨回公道!不当庭爆出“真七条”,在当下的景泰县,我或许难有翻案的机会。给我儿子强加涉恶犯罪,我必须当庭证明坐实相关涉黑涉恶警察保护黑社会、伪造证据迫害我儿子。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欲而民自朴。景泰县一些涉黑涉恶侦查人员再不能无法无天了,再不能逼良为贼了,再不能逼良上山了,景泰县已经是水泊梁山了。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黑白颠倒、程序严重违法,本案伪造证据、指鹿为马,本案贼喊捉贼、给我儿子强加恶势力犯罪,本案矛盾百出、荒唐百出,遗笑全中国。请求法庭、法官审查采信,宣判公诉机关指控的两名被告人樊洋鞅、陶宏志无罪。 辩护人:樊胜国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麻辣社区立场无关。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新闻
 
 
手机浏览
瞬间新闻网 Total 0.038094(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