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7 02:37:50 亲,请 登录 或者 注册
新闻主页 国内新闻 国外新闻 民生资讯 社会动态 各地新闻 经济资讯 时证要闻
 
当前位置:: 瞬间新闻网 >> 各地新闻 >> 亲历死亡第四部 内容
亲历死亡第四部
来源:瞬间新闻网 时间:06-12   点击发表评论


亲历死亡第四部死有余姑引子“你永远不清楚女人在想什么。就像牙牙走的那天,走了好远又跑回来抱住我放声大哭,好象我有多欺负她似的。其实据说是她找到了比我更适合她的男人,是她甩了我。”雷浩狠命吸了一口烟,言语间颇有些自嘲。他丝毫没有隐瞒在南市失败的感情经历,都是大学时的好兄弟,谁心头闷着什么猜也能猜出几分。“天下美女多的是。”坐在雷浩对面的时尚青年谑笑着,“要不,咱哥儿几个陪你去。。。。。。”“靠,”旁边的年轻人呸道,“人雷浩要为这个,用得着大老远到北市来?”雷浩弹弹烟灰,笑道:“楚天,你小子混出模样了,跟在学校那阵可完全是两个人。”时尚青年做无辜状,指着他旁边的年轻人道:“全仰仗他的功劳。”谈笑中,大家起身出了陌生人酒廊。“不如陪我走走吧。”望着灯火辉煌的街道,雷浩不自觉想起了南市那些美好的傍晚,难道真应了那句古话“兄弟才如手足”?三个人懒散地走在北河边,不时开着带点荤腥的玩笑,倒也冲淡了雷浩心头的阴霾,仿佛回到了几年前无忧无虑的校园时光。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邓鸥指着前面一条巷子提醒道:“雷浩,前面就是你住的地方了。”“看起来挺不错的。”楚天望了一眼,笑道,“邓鸥为租房的事可跑了不少路,我对他办事一向放心得很。”“多谢兄弟几个费心了。”雷浩提议,“进去坐坐?”三个人一起走进“双楠”三单元1楼4号。这个住宅小区是次新房,房子倒也干净整洁,装修也还可以,家具电器一应俱全,显然只差人进来住了。楚天进屋来,随即四处看了看,总觉得这房子新得可怕,暗道:“房子好象还没有人住过。”三个人又闲扯了几回,邓鸥看看时间已经24点了,和楚天一起告辞。雷浩奔忙了一天也有倦意,就起身送他们出了小区。回来的时候,他发现小区外的路边居然还有乞丐跪在那里乞讨。一阵凉风袭来,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么晚了,还跪在路边乞讨,应该是真有困难的人。雷浩心中不忍,就摸出几块零钱放到那人面前。“三月三,鬼乱钻。”伴随着乞丐颤抖声音哼唱的歌谣,雷浩看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老脸和鬓角那朵刺眼的小红花。2005年4月11日乙酉年阴历三月初三大凶,切忌搬迁、远行、婚嫁惟宜发丧第一章电梯里的红鞋子雷浩决定来北市发展除了感情因素外,其实也是看好北市发展前景优于南市。这年头,中国各个地方似乎都在上演双城纪,如济南和青岛,沈阳和大连,广州和深圳。。。。。。计划单列城市甚至地级城市超过省会城市早已经不是新闻。凭着这几年的工作经历以及重点大学的毕业证书,雷浩在北市选择工作的余地还是很大的。几经权衡,他最终进了一家生产IC卡芯片的企业:龙腾国际。龙腾国际坐落在北市高新技术产业区,一座18层的高楼,恢弘大气。2005年4月24,第一天上班,雷浩决定起个早。本来是9点上班,他赶到龙腾的时候居然才8点。因为面试、复试的时候进出过好多回,连保安也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新到公司的,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雷浩礼貌性地说声早,然后进了大厅。走到电梯口,发现两座电梯都在18楼。他摁了开关,然后对着摆在电梯对面的大衣帽镜整理整理发型。“叮”从镜子里面看到电梯已经到1楼了。雷浩正待转身,忽然有种清凉的感觉从脸上划过。他随即扭过头,却什么也没有,但是凭着余光他依稀看到镜子中有什么东西从电梯里一闪而过。雷浩愣了愣,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不过旁边走过来的保洁打断了他的疑惑,他赶忙走进电梯摁下了13楼。到龙腾的第二天,雷浩所在的内部技术支撑中心决定出去聚一聚,一来提前庆祝51,二来也算是欢迎他的加入。整个中心都是年轻人,部门经理也大不了雷浩几岁,还是很好相处的。饭后,大家到一家大型歌城K歌。雷浩对唱歌本就不太在行,只能意兴萧索呆在一边听。同事们唱了几首后意识到雷浩竟然还在干坐着,于是有人起哄雷浩赶紧献声。雷浩连忙摆手推辞,说自己五音不全,怕吓着大家。大家看雷浩确实不愿意唱,也不再勉强。“要不,咱们来斗几把地主?”有人向雷浩投来询问的眼神。雷浩也不能拂了同事们的兴致,总不能歌也不唱,牌也不打吧,只得点头说行。服务生送进来一副扑克,马上有好几个人愿意参战。“就你,郝帅。”刚才提建议的人叫到,“其他人继续唱歌。”“张天成,你还记挂着上周的‘仇’吧?”叫郝帅的年轻人嚷道,“看我今天怎么让你死心的。”雷浩和他们移坐到包间外面,小方桌上面早已经摆好了两盏蜡烛。第一把,雷浩发牌,地主是自己。“抓不抓?”张天成一边理牌一边问。双王必抓!雷浩看着手里的牌,笑道:“抓一把试试。”“等等。”张天成故意对着郝帅道,“5元不封顶。如何?”郝帅作个无所谓的表情,看了看雷浩。“随你们。”雷浩已经把牌理好了,除了双王,竟然还有一个炸弹。“关键是娱乐。”他出了一张单牌,双方走了两个回合,被郝帅用2接住了。雷浩PASS后,对方也出了一张单,几个回合后又被他以2收了回去,然后他甩出一个连牌,雷浩刚好接得祝“炸了。”郝帅不假思索道地甩出来4个3。自己手上刚好是4个4,雷浩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我跟炸。”郝帅马上跟道:“4个A,报双。”然后抬起胜利的笑脸看着雷浩。“双王。”雷浩冷静地把双王放下来。郝帅的脸色刷地青下来,问道:“没报吧。”“没报。”雷浩回答。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双王下来报不报都是一回事了。“三带一。”雷浩赢了。“这牌可够吓人。”张天成匝匝舌,摸出钱包掏钱。第2把,雷浩又是双王,副牌很烂,一个二也没有。不过地主不是他,郝帅抓了。这一把郝帅居然有4个二,副牌也很好,赢了。接连7把,雷浩都拿到了双王,却是输多赢少。“真是见鬼了。”郝帅奇道。鬼?雷浩心里一紧,老家的人打扑克的时候都把王叫做鬼的,“我去趟洗手间。”“今儿是怎么了?”等雷浩一走,郝帅赶紧问张天成,“我斗地主还从来没遇到过接连7把抓双王的。”“我也觉得挺邪。”张天成皱眉道,“如果再这样,干脆不打了。”
“什么?”邓欧接到雷浩的电话,惊讶得不行,“连续9把都抓双王?”“恩。”雷浩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感,“然后他们提议不玩了。”“兄弟。”邓欧痞道,“明天去买彩票吧,要是中了500万还用得着在龙腾吗?”然后又接了句,“对了,你赢了还是输了?”“输了。”雷浩也想不通为什么连续9把抓双王最后还是输。不止是他,连郝帅和张天成也没想通,所以他们两个也正在电话里讨论这个事。“你还记得去年挂掉的萧素欣吗?”郝帅问。“记得,她不是公关部门的主管吗?”张天成诧异郝帅突然提起了萧素欣,“据说挂得蹊跷埃”“我听我老婆说,萧素欣挂掉的前一晚还在陪客户打麻将。”郝帅的声音突然压低了许多,“一晚上胡了4把十八学士。”“有这事?1张天成虽然惊讶却不得不相信,因为郝帅的老婆就是萧素欣的助手。十八学士是麻将中的绝品,清一色连杠四杠,手上只剩一张单吊牌。麻将俗语中有“宁赔三家,不做学士”一说,据说胡了十八学士的人都要倒霉,不得大病就折大财。“你看,雷浩连拿9把双王。。。。。”郝帅言语闪烁。张天成当然听得出话外之意,连忙道:“不过是些传言罢了。”工作很忙,尤其是雷浩刚进来还需要表现一下,所以几乎连南市那点残存的爱情记忆也没心思去想了。由于是技维部门,工作时间不太固定,出了技术故障就算是半夜也必须去解决。这不,已经深夜1点多了,公司值班人员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某系统出现了紧急问题,需要工程人员马上过去。雷浩扣掉手机,忿忿道:“就知道欺负新来的。”不满归不满,还是起床,穿衣、洗漱。走出小区,刚好有辆出租驶过来,雷浩拦住上了车。“去哪里?”出租司机问。“龙腾国际。”雷浩应道,“有急事,麻烦你快点。”“啊1司机迟疑了一下,还是松了刹车,踩下油门。雷浩从后视镜中捕捉到了司机脸上闪过的不自然,想起最近看过的出租车驾驶员被杀的报道,问道:“那边治安不好?”司机张了几次嘴,竟然反问道:“你不是本地人吧?”雷浩觉得奇怪,怎么这么问,莫不成这司机打算饶几个圈子敲敲外地人。司机显然也意识到问得不妥,补充道:“龙腾那片以前出过事,晚上我们一般不愿意去。要不是看你有急事,我还真不想赚你的钱。”“出过什么事?”雷浩问。司机苦笑道:“既然你不知道,还是不要问了。”司机的态度使雷浩隐隐觉得不大可能是治安问题,好奇心驱使他追问道:“我刚到龙腾国际工作。那边究竟出过什么事,麻烦师傅提醒提醒。”“那边以前有座凤凰大厦,后来倒塌了。”司机不时看看后视镜,小心地说,“死过不少人。”
谢谢大家捧场,楼上的果子狸:)恋爱了,可能更新速度跟不上去年,力争每日更新3000字左右
呵呵,这回刷新是猪猪和莲老大的小沙发,不坐白不坐。猪猪,不客气啦。应该是我们谢谢你写了这么多好故事给我们看才对。恋爱是好事呢,更新之事尽力就好,毕竟我们都还得过日子滴。:))
我认为猪猪的[亲历死亡]是最优秀的恐怖小说之一,怎么没有出书呢。我想买来慢慢欣赏埃有第四部了,激动中------
哇,看了前面一点,还以为和前3部无关呢,看到后面,还是有点关联的嘛,真期待啊,我把LZ的故事看了好几遍,还没有哪个故事能如此吸引我呢,哇卡卡,LZ加油!
“龙腾国际”的徽标在蓝色射灯的衬托下老远就能看见。“就在这里下吧。”出租车司机把车停靠在龙腾前面大约两百米处,略有些抱歉地说。“没什么。”雷浩把钱付了,目送出租车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中。司机的话还在耳边回响——“那边有人见到过不干净的东西,晚上最好还是少去。”这句话让他联想起第一天上班的遭遇,雷浩忍不住裹了裹衣服。走到门口,值班的小周已经在那里候着,“雷工你总算到了。”“就我一人?”雷浩问。“哪里啊,”小周迎住雷浩,道,“郝工一个小时前就到了,弄了半天系统还是无法恢复,所以才麻烦你过来看看。”小周的客气反倒让雷浩觉得自己的不满有点多余,他笑道:“郝帅都没办法解决的事情,我去只怕也玄。”不多久,两个人上了14楼的机房。在电梯里的时候,雷浩还不由地四下看了看,一切跟平时一样,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机房里,郝帅摊坐在长沙发上,看到雷浩到了,马上爬起来,道:“雷浩,快来看看。”说着就过来拉住雷浩的手往里拽,“这个系统是你以前在北市工作过的那家公司开发的,那边的人一时又来不了,幸好有你在埃”原来是这样,雷浩笑着回答:“我尽量。”“今儿晚上解决不了,明天咱部门就等着扣奖金吧。”郝帅苦道,“刚李经理还打电话来询问过,可全指着你了。”幸好雷浩以前参与过这个系统的开发,虽然不是主力,但解决目前的问题还不是难事。大约半小时后,系统恢复正常了。“李经理,故障解决了。”郝帅马上打电话给领导汇报,“对,对,雷浩过来搞定的。恩,知道,知道。”挂了电话,郝帅笑道:“李经理让我代他说声谢谢。”雷浩刚想回答,突然有内急的感觉,忙道:“我先去趟洗手间。”洗手间在电梯口附近,厕所门关着,雷浩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小周的声音,“有人。”这糟糕的厕所,怎么只设计了一个蹲位。下13楼吧,黑漆漆的怪吓人,何况出租车司机的话言尤在耳。雷浩看看旁边的女厕所,生理上的反应已经让他顾不了许多,反正现在就三个男人在,先借用女厕解决一下问题。在里面一阵解决后,浑身舒坦了许多。“笃笃”,有人敲门。肯定是小周那厮,雷浩高声道:“小周你先过去吧。”敲门声没有了,雷浩侧身拿纸桶里的手纸,突然他的脑袋哄的一炸——透过厕所门下的缝隙,他看到一双红色的高桶靴。由于门缝宽度有限,只能看到高桶靴的一小半,他咬咬牙,乎地仰起头,厕所上空除了那盏明晃晃的日光灯,什么也没有。他不敢再低头去看,抖瑟着轻轻推开厕所门——门外什么都没有,连红色的靴子也不见了。他长呼一口气,差点滩坐在厕所里。等情绪稳定一点后,他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用拿纸到扎好皮带的一系列动作,啪啪地冲出了洗手间。机房里,郝帅正在收拾东西,看到雷浩惊慌失措的样子,问:“怎么了?”雷浩扶住桌子,拿过纸杯,续了些水,喝了几口,摇摇头,道:“没什么。”因为红色高桶靴确实没有了,难不成又是自己吓自己?这种事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小周呢?”雷浩尽量掩饰自己心头的惊惑。“刚下去了。”郝帅忙着收拾东西,也没太在意,“走,坐坐我的新车如何?”停车场里,一辆黑色帕萨特就是郝帅口中的新车。“刚买两个月。”郝帅插进车钥匙,正准备点火发动。“等等。”雷浩摸摸裤子口袋,急道,“我钥匙忘在楼上了。”要不是看郝帅摸车钥匙,雷浩还没想起这事来。这该死的钥匙,没有它可进不了家门。可是。。。。。。让郝帅陪自己一起上去?一个大男人,不怕人笑话吗?“那我在车里等你,你快点。”郝帅道。小周刚把门锁上,准备睡觉,知道雷浩回来取钥匙,笑道:“雷工,我就不陪你上去了。”雷浩原是想让小周陪着上去的,经这么一说,反倒不好意思开口。电梯还在1楼,一摁就开。雷浩轻轻地迈进去,电梯门徐徐关上了。14楼很快就到了,钥匙还在机房桌子上躺着,雷浩一把抓过,赶紧往电梯口走去。电梯怎么到18楼去了?雷浩心里有些发毛,身上似乎也冒出了鸡皮疙瘩。电梯指示灯老是显示18,雷浩又狠命摁了几次,电梯总算下来了。“叮”清脆的电梯铃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雷浩紧张地走进去,电梯门又徐徐关上了。度秒如年,如坐针毡,这就是雷浩在电梯里的感觉。好不容易到了1楼,雷浩一下子冲出电梯,就要往外跑,电梯外面的大衣帽镜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这次,雷浩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双红色的高桶靴。
作者:Devil-lisa回复日期:2006-4-501:58:00哇,看了前面一点,还以为和前3部无关呢,看到后面,还是有点关联的嘛,真期待啊,我把LZ的故事看了好几遍,还没有哪个故事能如此吸引我呢,哇卡卡,LZ加油!谢谢捧场!第4部肯定和前三部有联系,前面那些神秘人物在这里都要一一登场.小猪想得头都大了,如何才能串得更好?继续头大中
作者:bevinraul回复日期:2006-4-510:11:00哈哈沙发似乎作者:灵异果子狸回复日期:2006-4-510:11:00SF下次我自己坐好了哈哈
晕小猪可不能这么不hd啊bevinraul的mj作者:骑猪逛超市回复日期:2006-4-510:14:00作者:bevinraul回复日期:2006-4-510:11:00哈哈沙发似乎作者:灵异果子狸回复日期:2006-4-510:11:00SF下次我自己坐好了哈哈
“出什么事了。”这次,雷浩脸上的惊惧连傻子都看得出来,郝帅并非傻子。雷浩半晌才回过神来,抹了抹额头的汗:“我看到一双红色的高桶靴。”“什么?”郝帅显然也相当震惊,因为雷浩感到车身突然晃动了几下。“你也见过?”雷浩额头还在冒着冷汗,经风一吹,凉飕飕的感觉让他清醒了不少。郝帅开车的速度明显放慢,喃喃道:“我见过,我见过。”雷浩紧紧抓住手里的钥匙串,急切地等待郝帅继续说下去。“我见到那双靴子的时候,它还穿在萧经理的脚上。”郝帅声音有些发抖,“萧素欣,公关部前任经理,去年年底从18楼上跳下来,摔死了。”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发冷,连忙把车窗关上,然后打开了空调,“她死的时候,脚上就穿了一双红色的高桶靴。”为什么自己会看到那双红色高桶靴?为什么只看到靴子没看到人影?还有其他人见过电梯或厕所里的红鞋子吗?难道真是萧素欣?萧素欣为什么要从18楼上跳下去?一连串疑问把雷浩的脑袋塞满了,反而使恐惧感逐渐消失。到双楠的时候,郝帅介绍道:“双楠后面有座乾元观,有空你去敬柱香,挺灵的。”雷浩道声谢谢,快步向小区走去。小区门口,有个蹒跚的影子一跛一跛走过去,口里喃喃哼唱着歌谣。回到家里,雷浩赶紧找出衣物,到浴室准备冲冲身上的汗味。温热的水淋到身上,仿佛恋人的手在抚摩。雷浩挤了些洗发液抹到头上,丰富的泡沫马上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淋洗过几回,泡沫没有了,但水滴仍让他不敢挣开眼睛,雷浩摸索着伸手去拿旁边的浴巾。突然,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全身毛孔在一瞬间收缩——他感觉摸到一样陌生的东西,像是一只鞋子。按照公司惯例头晚加了夜班的职工允许迟到,所以第二天上班,雷浩去得很晚;到办公室的时候,刚好看到郝帅在门口续水。“兄弟,没事吧?”郝帅关切地问。兄弟叫得真切,昨晚的交谈显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雷浩摇摇头:“没什么,就是睡晚了,早上起不来。”话虽这样说,可昨晚沐浴的情景历历在目——他感觉摸到一样陌生的东西,但是连续几次离奇的遭遇已经让他学会了镇定,他缩回手抹了抹眼睛,然后刷地睁开,一个红色的东西从眼前一闪而过,消失在窗口。——又是它?——整晚雷浩几乎都没睡着,看来这双鞋子是找上自己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到窗口投进黎明白的时候,雷浩终于睡着了。本来就快接近中午了,加上也没有什么事情,郝帅把椅子挪到雷浩面前,拍拍雷浩的肩,道:“中午到我家去吃饭吧,我再陪你去乾元观走走。”郝家距离公司不到半小时车程。郝帅一打开家门,饭菜香味就飘了过来。“郝帅回来了。”一个中年妇女迎过来,“乡乡听说有客人,特意让我多做了几个菜。她中午有事,不能回来。”郝帅不悦道:“答应了要回来的,有事也不给我打个电话。”然后他又向雷浩介绍道,“这位是张阿姨,做得一手好饭菜。”雷浩已然看出那妇人是保姆,笑道:“今天有口福了。”桌子上倒真是摆了几样卖相很好的川菜;不仅卖相好,连味道也真是不错。但是雷浩吃在嘴里却无甚滋味,终于他忍不住问道:“萧素欣的死没有人调查吗?”“谁说没人调查?”郝帅正在嚼东西,含糊不清应道,“我姐郝乡乡就是市刑警队的,他们调查的结果是自杀。”雷浩停下筷子,想起以前听说过死者生前若有心愿未竟或有冤屈,魂魄就不愿意归往该去的地方,会一直留在世间游荡。一向对鬼神之说不以为然的自己,难道真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怪?饭后,郝帅驱车带雷浩到了乾元观。路上,郝帅给他简单地介绍了乾元观的历史,末了道:“其实我也不是北市人,这些都是我姐告诉我的。”“下午又要迟到。”雷浩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三点了。“没事,”郝帅停好车,“昨晚的事解决了,迟到一两次不会有问题。”两人信步走上乾元观正门石阶,那十几级已经踩踏得坑坑洼洼的石阶仿佛在诉说着乾元观隐藏的无数故事。这次,谁会是故事的主角?“啪”什么东西掉地上了。雷浩低头一看,地上那两截白生生的东西不正是自己腕上的玉貔貅吗?那是南市那场恋爱最后的记忆,如今碎了。
作者:铁齿铜岚纪小牙回复日期:2006-4-514:34:00作者:抱抱枕头回复日期:2006-4-514:59:00猪猪发威拉,上两斤猪耳,呵呵嘿嘿:)
乡乡?原来和前三部还是有些关联的这次不会死太多人了吧?又找到一年前那种感觉了..看的我直起鸡皮疙瘩~~嘿嘿:)
想起第三部时,小猪本说过,原来的大boss想是那个去医院的那个很诡异的姑姑——晕,名字想不起来了,是不是该去重温了——这个题目取的死有余姑,是不是写那个头戴大红花的那个姑姑了。。。偶猜di
从乾元观出来,雷浩仍感到心绪不宁。刚回到公司,有人叫住了郝帅,告诉他袁利出差回来了。这个消息让雷浩有些欢喜,他已经知道袁利不仅是郝帅的女友,更重要的是她是在萧素欣死后提到公关经理位置上的,作为萧素欣多年的助手,整个公司恐怕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萧素欣了。整个下午他都在考虑该怎样向袁利打听关于萧素欣的事情,所以时间过得很快。“走,我请客。”下班的时候,又收到郝帅邀请,“一起去喝几杯。”雷浩虽然很想见袁利,但人家小别重聚,自己去是不是有点不好,所以面有难色,不知该如何回答。郝帅笑笑:“没什么,我姐也一起去。”晚饭地点,呼朋堂。雷浩刚随郝帅、袁利入了座,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就翩翩而至。“我姐,郝乡乡,刑警。”郝帅站起来介绍,“这位是新来的同事,雷浩。”雷浩礼貌地对郝乡乡点点头,伸出手道:“乡乡姐好。”“把我叫得这么老。”郝乡乡嘴角一抿,握住雷浩的手。这一瞬间,雷浩心中突然激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就像这手曾经在哪里握过。饭间通过交谈,雷浩了解到郝帅为了和袁利团聚,宁愿放弃外地分公司部门主管的职务,去年终于调到北市总部来。爱情的力量,有时候看起来很小,有时候看起来很大,其实不过是爱得浅或深而已。爱得浅的相信“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到头各自飞”,爱得深的则相信“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于君绝”。感慨之余,雷浩也忍不住羡慕一下眼前这对璧人。“雷浩,听郝帅说,你最近几天遇到点什么事了?”郝乡乡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果然是刑警,不过她能管这档子事儿?雷浩微微一愣,不好意思地应道:“可能是眼睛有问题,老是出现幻觉,也没什么大不了。”“别看我是警察,其实对这些事挺好奇的。”郝乡乡呵呵一笑,“除了在电梯里,你还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那双红鞋子?”问得这么直接,恐怕不是好奇那么简单!雷浩听得出玄外之音,萧素欣的死果然大有名堂。只是警察相信这种事情吗?“你可别介意,”郝帅边给袁利夹菜边道,“我姐跟一般的警察不大一样,总是想别人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夜里9点,郝家。“姐,我没说错吧,他像不像?”郝帅问。郝乡乡点点头,望着郝帅和袁利,皱眉道:“要不是你事先告诉我,我真会以为张队没死。”“他第一天到公司报道,我就觉得在哪里见过他。”郝帅马上接道,“后来终于想起在你相册里似乎见过这个人。”“只是你没想到相片上那个人已经死了。”郝乡乡苦笑,“世界上真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么?”“有可能。”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袁利插道,“我记得上次看过的一篇报道上说,其实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一个和他相似的人存在。什么原理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觉得很可信——小时候有个同学,多年后突然见到,原来是另外一个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类似的感觉。”而此时,郝乡乡心里想的却是去年萧素欣的案件。2004年14月14日,郝乡乡像往常一样赶到刑警队,刚到办公室就接到郝帅急切的电话,“姐,出大事了。”“什么事?”郝乡乡知道她这个弟弟遇事一向沉得住气,这样慌张肯定事出非常。“我,我看到。。。。。。”郝帅顿了几次,才说道,“我看到萧素欣了,她死在公司的大厅里。”“通知110没有?”郝乡乡这边应着弟弟的电话,那边何平也在招呼她。“没有,我首先就想到你了。”郝帅语序稍微清晰了些,“我马上拨110。你们过来吗?”“我给领导汇报一下;你注意保护现常”郝乡乡挂了电话,马上向何平办公室走去。40分钟后,何平带着郝乡乡一行到了龙腾国际。“何队长,你怎么亲自过来了?”110这边的人惊讶道。何平摆摆手,示意先去看看现常现场已经封锁,法医正在检查尸体,有警察正在对郝帅进行笔录。“姐。”郝帅看到郝乡乡来了,喊道。正在做笔录的警察停下笔,笑道:“原来是刑警队郝大美女的弟弟。”郝乡乡当然不是为她弟弟来的。她把案件向何平报告完,何平立刻决定亲自来勘察现场,原因只有一个——龙腾国际的原址就是凤凰大厦。“你们继续。”郝乡乡对笔录的警察道,然后走到尸体旁边。尸体显然是从高处摔下来的,脑袋四周红的白的溅了一地;面部朝上,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有血迹;两只手依然保持向半空挥舞的姿势;尸体周围很有多碎玻璃。郝乡乡抬眼一望,大厅上面的玻璃天窗被砸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龙腾国际整个建筑呈现圆周型,中间有个空心带,在三楼的高度罩了一层玻璃天窗,下面就是大厅。“她是从楼上跳下来的。”何平也在观测。郝乡乡点点头:“还一定是在高层往下跳的,不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砸穿钢化玻璃。”“叫些人上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痕迹。”何平对巡警这边的人安排道。忽然,玻璃天窗上飘下来一样东西,何平和郝乡乡的脸色刹那铁青——他们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它——然而它确实是100元冥钞!!
作者:心尔夫人回复日期:2006-4-602:44:00猪猪,来抱个,好久没见呢:)夫人,好想你,抱抱
从乾元观出来,雷浩仍感到心绪不宁。刚回到公司,有人叫住了郝帅,告诉他袁利出差回来了。这个消息让雷浩有些欢喜,他已经知道袁利不仅是郝帅的女友,更重要的是她是在萧素欣死后提到公关经理位置上的,作为萧素欣多年的助手,整个公司恐怕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萧素欣了。整个下午他都在考虑该怎样向袁利打听关于萧素欣的事情,所以时间过得很快。“走,我请客。”下班的时候,又收到郝帅邀请,“一起去喝几杯。”雷浩虽然很想见袁利,但人家小别重聚,自己去是不是有点不好,所以面有难色,不知该如何回答。郝帅笑笑:“没什么,我姐也一起去。”晚饭地点,呼朋堂。雷浩刚随郝帅、袁利入了座,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就翩翩而至。“我姐,郝乡乡,刑警。”郝帅站起来介绍,“这位是新来的同事,雷浩。”雷浩礼貌地对郝乡乡点点头,伸出手道:“乡乡姐好。”“把我叫得这么老。”郝乡乡嘴角一抿,握住雷浩的手。这一瞬间,雷浩心中突然激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就像这手曾经在哪里握过。饭间通过交谈,雷浩了解到郝帅为了和袁利团聚,宁愿放弃外地分公司部门主管的职务,去年终于调到北市总部来。爱情的力量,有时候看起来很小,有时候看起来很大,其实不过是爱得浅或深而已。爱得浅的相信“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到头各自飞”,爱得深的则相信“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于君绝”。感慨之余,雷浩也忍不住羡慕一下眼前这对璧人。“雷浩,听郝帅说,你最近几天遇到点什么事了?”郝乡乡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果然是刑警,不过她能管这档子事儿?雷浩微微一愣,不好意思地应道:“可能是眼睛有问题,老是出现幻觉,也没什么大不了。”“别看我是警察,其实对这些事挺好奇的。”郝乡乡呵呵一笑,“除了在电梯里,你还在什么地方看到过那双红鞋子?”问得这么直接,恐怕不是好奇那么简单!雷浩听得出玄外之音,萧素欣的死果然大有名堂。只是警察相信这种事情吗?“你可别介意,”郝帅边给袁利夹菜边道,“我姐跟一般的警察不大一样,总是想别人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夜里9点,郝家。“姐,我没说错吧,他像不像?”郝帅问。郝乡乡点点头,望着郝帅和袁利,皱眉道:“要不是你事先告诉我,我真会以为张队没死。”“他第一天到公司报道,我就觉得在哪里见过他。”郝帅马上接道,“后来终于想起在你相册里似乎见过这个人。”“只是你没想到相片上那个人已经死了。”郝乡乡苦笑,“世界上真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么?”“有可能。”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袁利插道,“我记得上次看过的一篇报道上说,其实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一个和他相似的人存在。什么原理我记不清了,但是我觉得很可信——小时候有个同学,多年后突然见到,原来是另外一个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类似的感觉。”而此时,郝乡乡心里想的却是去年萧素欣的案件。2004年14月14日,郝乡乡像往常一样赶到刑警队,刚到办公室就接到郝帅急切的电话,“姐,出大事了。”“什么事?”郝乡乡知道她这个弟弟遇事一向沉得住气,这样慌张肯定事出非常。“我,我看到。。。。。。”郝帅顿了几次,才说道,“我看到萧素欣了,她死在公司的大厅里。”“通知110没有?”郝乡乡这边应着弟弟的电话,那边何平也在招呼她。“没有,我首先就想到你了。”郝帅语序稍微清晰了些,“我马上拨110。你们过来吗?”“我给领导汇报一下;你注意保护现常”郝乡乡挂了电话,马上向何平办公室走去。40分钟后,何平带着郝乡乡一行到了龙腾国际。“何队长,你怎么亲自过来了?”110这边的人惊讶道。何平摆摆手,示意先去看看现常现场已经封锁,法医正在检查尸体,有警察正在对郝帅进行笔录。“姐。”郝帅看到郝乡乡来了,喊道。正在做笔录的警察停下笔,笑道:“原来是刑警队郝大美女的弟弟。”郝乡乡当然不是为她弟弟来的。她把案件向何平报告完,何平立刻决定亲自来勘察现场,原因只有一个——龙腾国际的原址就是凤凰大厦。“你们继续。”郝乡乡对笔录的警察道,然后走到尸体旁边。尸体显然是从高处摔下来的,脑袋四周红的白的溅了一地;面部朝上,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有血迹;两只手依然保持向半空挥舞的姿势;尸体周围很有多碎玻璃。郝乡乡抬眼一望,大厅上面的玻璃天窗被砸出了一个很大的窟窿。龙腾国际整个建筑呈现圆周型,中间有个空心带,在三楼的高度罩了一层玻璃天窗,下面就是大厅。“她是从楼上跳下来的。”何平也在观测。郝乡乡点点头:“还一定是在高层往下跳的,不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砸穿钢化玻璃。”“叫些人上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痕迹。”何平对巡警这边的人安排道。话音刚落,玻璃天窗上飘下来一样东西,何平和郝乡乡的脸色刹那铁青——他们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它——然而它确实是100元冥钞!!
作者:bevinraul回复日期:2006-4-610:09:00想起第三部时,小猪本说过,原来的大boss想是那个去医院的那个很诡异的姑姑——晕,名字想不起来了,是不是该去重温了——这个题目取的死有余姑,是不是写那个头戴大红花的那个姑姑了。。。偶猜di+10分
偶第三部就看晕了,没明白,这第四部,还是考完试后复习一下前面三部再说吧,猪猪,杂还不上菜呢,呵呵
偶象来了呀!!!!骑猪老大加油!!谁能给个第2,3部的连接吓?为啥偶记忆中只有一部的样子...





 
推荐新闻
 
 
手机浏览
瞬间新闻网 Total 0.036598(s) query 6, 报料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